黃偉文不詞而別 邀喬靖夫林寶陳詠謙組寫民連

著名填詞人黃偉文向本刊透露,為了專注時裝寫作,以及正在籌備的時裝網站業務,決定淡出叱吒十五載的廣東詞壇。黃表示短期內不會全身而退,填詞工作將會維持有限度服務,並且積極成立「Shot The Lyricist」填詞人聯盟,邀請了喬靖夫、林寶及陳詠謙三位詞人加入。

J:《JET》Y:黃偉文 陳:陳詠謙 林:林寶 喬:喬靖夫

J:最初Wyman提議跟你合作時,有沒有被嚇一跳?

林:我絕對是嚇一跳,我真心想填詞,但除了Eric Kwok,完全沒有connection,當然覺得是好事,不過遇上這種情況,都閃過「有無咁筍」的想法。

J:為甚麼在芸芸填詞人之中,選擇跟三位合作?
Y: 我不知道眼緣的耳仔版本叫甚麼,姑且先叫耳緣吧。雖然表面上沒有人入行,耐不耐都會在唱片中發現新名字,但不是眼前一亮那種,當聽到好作品,都會記住那些人填詞。直到上年尾決定做這件事,袋了兩、三年的名字,便開始聯絡。

J:三位填詞人,從哪一首作品開始,引起你的興趣?

Y:我喜歡歌詞,除了喜歡寫,對廣東詞壇真的好熟,不敢說瞭如指掌,但每個填詞人,在我心堻ㄕ酗@個file,我會還原為一個樂迷去欣賞。寫廣東歌詞,有一下得已經好難,一首寫得好已足夠。林寶大部分是Swing的歌,第一首覺得好好笑是陳奕迅的〈King Kong〉。今次Swing的《武當》,有好多歌都喜歡。好像是我決定做這件事,Swing就出碟,他們拿拿聲走出來提醒我。比較有趣的是,Swing原本想搵我寫〈麵包生命〉及〈大大公司〉續集,我太忙推了,Jerald請了他的朋友幫手,後來在他們的mini concert後台,我讚〈我有貨〉(〈大大公司〉續集)填得好,Jerald指一指身旁:「咪呢條友寫o架囉!」他就是陳詠謙。

J:我們對三位認識不算多,你們為甚麼會有興趣填詞?
林:我主要是喜歡聽廣東歌,直覺地留意歌詞,譬如〈等〉的「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能選擇你」,這概念好新鮮。慢慢聽到一些旋律,或者英文歌,就會自自然然想填上中文歌詞。本身我跟Swing的Eric Kwok是從小認識的朋友,後來我們去美國讀書,他在西岸、我在東岸,他會寫一些歌,錄成demo寄給我填。

J:過去三十年,廣東詞壇經歷了幾個朝代,也出現過大量可一不可再的經典,你們在填詞時,會否刻意避開前輩影子,創出自己風格?

林:我沒有特別避忌,可能多數是跟Swing合作,他們已有清晰方向,都是寫好先算。
Y :我覺得林寶天生寫歌詞好有風格,如果說Swing的作品有一隻格,對事物有另一種睇法,這種門派的幽默感,是林寶為Swing定型的。

林寶 部分作品:
Swing〈半張飛〉、〈1984〉、〈煙花〉、〈就當我未玩夠〉、〈黑雨天 白鋼琴〉、〈一命,二運,三風水〉及〈Hehehe〉
Eric Kwok〈是但,求其,冇所謂〉、陳奕迅〈King Kong〉、恭碩良〈六日七夜〉、許志安〈青蛙王子〉

陳詠謙 部分作品:
Swing〈我有貨〉、〈讓左腳先行一步〉及〈尿牀的啟示〉
張敬軒〈鬧鬼愛情〉、〈Déjà vu〉、麥浚龍〈炸彈人〉、吳雨霏、側田〈山歌〉、鄧麗欣〈Waiting List〉、陳奕迅〈大人〉、Twins〈人人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