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難二世祖

由做幕後幫人寫歌開始,到後來和Jerald組成Snowman(後來的Swing),解散後成為不少歌手的唱片監製,創作不少大hit的歌曲 。

Eric給人的印象,一直都像一位幸福的少爺兵,更曾經被傳媒大起底,拍下他當時位於半山的住所,連父母的職業背景亦被公開,形容他出身富裕之家,沒有任何經濟負擔。其實只說中了一半。

Eric還在小學的時候,的確算是富有人家,因此十分頑皮,常常講大話,每逢考試測驗都會出貓,當先生將件事寫左手冊上通知家長,並要求簽名仍實,他因怕被媽咪知道,不惜冒父母的簽名,可謂甚麼招數都出齊。「媽咪係好嚴格,每一次事情敗露的時候,少不免會俾人打,不過好彩有佢咋,我而家諗o野好正面。」

因為家堣j小事務都有傭人負責、出出入入有司機接送,媽媽有時間全力照顧他反比他小兩年的弟弟,可以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連他爸爸也不住說仔樣樣究都依賴別人幫他做,簡單如坐巴士都不懂,長大後「一定死梗」,卻完全沒有想過,Eric真的會有擔起照顧家人的一天。「因為屋企一o的私事,一定要離開香港,唔係為o左移民而走。當時屋企人決定得好急,今日知,聽日就要走,連通知朋友o既時間都無,第二日已經身處美國。」

初到美國的Eric,既不懂英文,也沒有朋友,美國跟香港截然不同的文化,加上在香港過慣富裕的生活,有傭人、有司機,去到美國一下子樣樣都要親力親為,由洗廁所,到換燈泡、o係花園剪草、掹草皮、駁水喉、翻泥、殺田鼠......諸如此類的事,都要自己落手落腳去做,以致他有一段時間十分自閉。

而青春期的反叛,亦令他經常與媽咪嗌交,即使小事也可以變成大事。「我都明白佢都有自己問題要煩,爹o地唔o係度,佢一個人撐哂成頭家,其實好辛苦,要賺錢養家,又要照顧我o地,教我o地,變得"猛曾"係人之常情。」

二世祖變乖仔

不過,最令Eric感受良多、印象極深,兼且讓他真真正正「成長」的事,卻是1晚他和弟弟跟著媽咪去好朋友家庭聚會的時候,發現廿幾件爸爸第1次不忠。

「o個晚媽咪番到屋企,不停咁喊,因為佢一直以o黎都好信我爹o地。o個晚我好驚,好驚佢會諗唔開。以前一直都係媽咪照顧我o地。由o個晚開始,我真係一個仔,知道以後要照顧媽咪。但係媽咪好堅強,喊完之後就無再表現得唔開心,而且可能我比較叻去開解人o既關係,佢同我多o左傾偈。」自此之後,Eric更加開始聽話,肯讀書,無講大話,與以後判若兩人。「去美國之前o既郭偉亮,好乞人憎,成日蝦蝦霸霸、好串、好容易睇唔起人、成個二世祖咁,但係去完美國之後就唔同哂,一班由幼稚園識到而家o既朋友,全部都可以做證。」

自他回來香港發展,Eric愈來愈少和家人聯絡,除了久不久一個e-mail,已經超過1年沒見他們,對上一次,是去年9月他弟弟結婚。雖然甚少見面,但感情反而更好。「同媽咪以long distance維持感情比較好,我o地見得多就會嗌交,由細嗌到大,佢係一個好嚴格的人,好惡,個個朋友見到佢都會好驚。」

而Eric的爸爸則完全相反,是一個很有表演欲、人見人愛、風趣、識玩魔術、又搞笑的人,不論男女老幼都會喜歡他。「如果佢個鼻唔係好似Snoopy咁大,應該可以做artist,我連佢10分1都學唔到,我似媽咪多o的,性格比較內斂。」

幸而父母思想開通,從來不會規限兒子要走的路,將來要做甚麼,只要他們自己懂得安排便可。「爹o地唔係唔贊成我決定以音樂為終身職業,而係佢唔覺得我o係呢方面有天份,亦都唔覺得我可以用音樂o黎維持生活,所以一直都唔睇好,但媽咪就好支持,我細佬都係。」

而Eric很多時完成1首歌,都會拿給媽咪欣賞,不論好與不好,佢媽咪都會給一點意見。「佢知道我真係好有興趣o係呢行發展時,就算明知個keyboard要成萬蚊都肯買俾我。」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