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All 筆:和音

爽報

10/8/2012

先唔好怪我用一個咁老土o既開場白:「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在音樂學院讀了的幾年的知識,有時往往不及去觀察去體驗,又或是和一些高人對話。最近袋錢落我袋o既兩位高人,分別有也寫這欄的林一峰和Swing的Jerald,難得有機會與他們切磋,當然不斷從他們的身上偷師啦。

從兩人背景、性格和作品中,我們很易會將他們歸類為學院派與黑人派。但事實往往不然,在和音上Jerald講求dynamics(立體感),要有起伏,分佈準確,用不同高低的和弦去撞出不同的效果。唱和音時必須注意唱腔,不能太突出,要多加一點氣聲才能融合其他部份。聽聽Swing的作品如《半張飛》我們或許可以參詳他所說的一二。相反一峰你唔好睇佢斯斯文文,其實佢唔係好人,佢係無寶不落要一刀見血o個種!一峰會花好多時間去設計一條好靚的旋律去做和音,佢認為一條好o野已夠殺,最經典例子一定係Simon and Garfunkel o既《The Sounds of Silence》。不過兩位大師不約而同都說 less is more,多不一定會效果好。

有句說話我們監製常掛在口邊:「越知得多,便越發覺自己知得少!」尤其音樂世界塈騛閉O無窮無盡,每一首歌每一件樂器每一個音樂人每一種彈奏每一種技術都蘊藏無窮的理論實踐與智慧,單是和音已可有千變萬化做法,一首歌究竟需唔需要和音,需要幾多,邊度需要,需要邊種或用咩音等實在太考功夫!我不知道的事實在太多,音樂怎不教人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