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寶×Eric Kwok 聽小說•看音樂

東方日報

21/8/2012

作為Swing御用詞人,林寶隨時候命,故此有Eric Kwok就有林寶;這種遠超詞曲人的兄弟式默契,早於廿多年前種下。這次調轉位置,林寶以小說家身份上戰場,推出長篇科幻武俠小說《戰問太平》,Eric Kwok亦當仁不讓,為小說原聲音樂操刀,對二人而言,意義大於一切。看小說、聽音樂,畫面更有質感,至於,是看小說還是聽小說,聽音樂還是看音樂?或許跨媒體年代,視聽也可互換。

朋友陪你一起走

林寶與Eric Kwok,公私關係密切,卻從未一起接受訪問,就在林寶出小說兼找Eric製作原聲音樂之際,找二人訪問,合情合理,而且小說原聲音樂的意念也新鮮。

林寶說:「音樂在故事中力量龐大,每期都講到音樂,如《I WISH YOU LOVE》、《月光》等,我跟Swing合作已久,今次我寫文字,Eric做音樂,對我別具意義。」而答應製作原聲音樂的老友Eric,得知要製作十幾首時,開始「淆底」。「出書是阿寶的人生大事,我們從小認識,他希望我跟他一起走這旅程,講真,若佢唔搵我搵第二個,我會好嬲o架!但要做十幾首,怕應付不來,因為我未做過配樂。好在,他自由度大,不改我的東西,這是不收錢的好處!」

林寶隨即和應:「冇錯!」Eric補充:「目前只做了兩首,到最後大家關係惡劣,Deadline過晒都唔定!」留定後路,棋高一著。

默契與體諒兼備

《戰問太平》至今推出兩卷,原聲音樂《分裂》及《勝負》也相繼面世。卷1以鮮明的Star War式音樂先聲奪人,不乏首卷故事介紹的懸念,卷2以先進城市為背景,爽快電子音樂充滿戲劇性;稍後,更有郭太葉佩雯唱主題曲,儼如小說版電影。

這意念來自林寶,但Eric早已心靈相通。「《超時空要塞》對阿寶影響很深,他這小說的愛情線好重要,我以前寫過一首半分鐘電影感頗重的音樂,最近不斷浮現,決定給他用,配合愛情線推出。」林寶亦表示Eric「中晒」主題曲的意念。「《超》的故事講人類乘坐戰艦重返地球,有淡淡的哀愁,愛情線亦啟蒙了我,結尾花心思寫重建地球及各種後遺,複雜而有情感,我到今天都拿捏 著。」

看穿林寶心事的Eric則表示:「這是一個Test我們默契的試練,但還有十幾首音樂,好難會全中,默契開始無時,體諒就要開始o黎,我們兩樣都有。」

鵪鶉遇著風頭躉

默契深厚,只因相識廿多年,那年,是中一。小記非首次跟林寶做訪問,加上Eric Kwok,聽著二人互窒,好睇過棟篤笑。

林寶憶述:「佢以前係風頭躉,好快就察覺佢......」Eric:「好乞人憎!」林寶笑言:「我有咁講過咩,自己對號入座!」回想起初見林寶,Eric覺得:「佢直情鵪鶉咁......」友誼開始只半年,Eric便移民美國,林寶取代Eric的風頭躉位置,半年情誼雖短,卻維繫至今。

Eric說:「那半年很重要,到美國,人生路不熟,朋友沒幾個,英文又不好,變o左......」林寶搶答:「到佢鵪鶉!」Eric回應:「直頭自卑啦,那時很需要朋友但沒有,所以更珍惜香港的朋友,用信同錄音帶維繫。」後來林寶也留學美國,曲詞令他們走得更近。「開頭找阿寶填詞,純粹自娛,到回港組成Snowman,繼續找他填詞,他的風格似我們細個,賤格又帶點幽默,故一直延續到Swing。」

反思生命意義

Swing去年解體,以為林寶加Swing的組合再難得見,誰知在Swing監製的陳奕迅新碟《...3mm》中再遇。大碟中,Eric與林寶合作的《完》,講東西爛了永遠不能補救,最終討論生命。收到歌詞手稿時,Eric曾怕不夠商業,「後來覺得Eason不必太商業,可以更有深度,所以保留阿寶的第一稿。」

生命是痡`命題,林寶填詞期間,飼養多年的狗過世,短時間經歷悲傷5階段(5 Stages of Grief):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及接受。「生命與死亡是很真實,我不想寫得煽情,反而真實告訴你這5個階段。」歌詞沒反覆詠唱副歌,一口氣將悲傷5階段赤裸裸表現,坦白生命是怎樣一回事。

《完》是大碟最後一曲,其實沒有完,沒叫你珍惜眼前人,留空讓你發問;問,亦是《戰問太平》重要思想,由戰問太平到反思生命,都有林寶的世界觀,陪伴的自有好友Eric Kwok。



二人當年就讀中學期間,叻唔夠人叻,乖唔夠人乖,憑「曳」字出頭,談到當年同學擲粉刷上風扇激到牧師爆粗,依然笑到肚痛。


Eric寫了人生中第一首歌,第一時間告知好友林寶,當然也找他填詞;對林寶調侃他不識字,非常坦然。